【引渡恶法】郑

作者:    2020-06-13 00:54:30   343 人阅读  596 条评论
【引渡恶法】郑

一个人的主观感觉或情绪,是无法完全合理地解释的,比如有一地区首长,先后五次收到受害人家属的陈情信,锲而不捨向政府申诉,这首长就会觉得心如刀割,而且彻夜难眠,进而认为要不惜一切代价,即使是押上了全区市民的福祉,也要给受害人家属一个「交代」——只是「交代」,不代表可以把兇徒绳之于法。按道理,这种首长应该是极具正义感,而且感情极丰富的人,但这种首长却偏偏对于百多万市民上街抗议反对,无动于衷。这种选择性的正义与多情,对一个无权无势的人来说,问题不大,反正是个人主观情绪,不涉对错,对别人也不构成影响。可是,作为一区之首长,手上有权,为重要决策下决定时若只依从首长个人的主观情绪为标準,就非常危险。


到了千禧年代,一区首长还以「母亲」自居,还振振有词地以「不能纵容子女」为类比,把管治市民当成是「阿妈教仔」,这种「父母官」管治思维不单落后,而且危险。且随手「百度」一下:「父母官(汉语词彙)。旧时对地方官的称呼。此词透露着浓浓的官本位思想和旧社会阶级观念。人民群众须谨记,共和社会的官员是公务员,不是父母官。」如果首长不介意「维基」一下,可以看到:「父母官是中国古代的百姓对州、县官的一种尊称。到了现代,随着公民意识的觉醒,民众对父母官一词甚是反感,相反,百姓才是官员的衣食父母。」虽然有百多万人上街抗议反对,但首长说「不能纵容小朋友任性」,也许是把生活中的「母亲角色」错误地带到管治舞台上。首长强调自己「也是为人母亲」,似乎是要强调在管教子女上很有心得。事实上,首长的亲生子女早已给安置在首长认为自由、安全、先进的「外国」,首长为了家人安全,还叫两名亲生儿子暑假不要回港。其实,首长自始至终都只是把香港当成是「办公室」,而已。首长莫再说「香港是我家」了,讲这句话是要讲资格的,您从来没有把香港看成是「家」,但您却要做市民的「母亲」,还要大谈「不能纵容子女」,是不是有点可笑?倘若您坚持自己是市民的「母亲」,那幺,您容许或准许警方向示威人士动武这回事,我就只能联想到「家暴」,而绝对不是「教导」,当然更不是您常挂在嘴边的「理性沟通」。首长也常把「初心」放在嘴边,按语境理解,您说的那个「初心」指的恐怕只是「目的」。「初心」是「回复」,「目的」是要「达到」。忘掉「初心」而必要达到某个「目的」,那是「捨本逐末」,是「不择手段」。


我只是一介书生,而已。在香港——我的家——读书教书,都几十年了。我惭愧没有给下一代做出些甚幺贡献,就连上街表达意见的学生、年轻人被诬指为暴徒而给警方追打、枪击、拘捕……,我都无能为力。看着屏幕上的枪弹、烟雾、血迹,镜头一转,却看到优雅背景前那一副「慈母」嘴脸——前者真实后者虚伪——试问香港人又怎会不绝望?又怎会不愤怒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