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宝宝别被数字绑架:奶量、体重、黄疸数值的重要性在哪?

作者:    2020-07-24 17:14:07   963 人阅读  488 条评论

产后妈妈的疑问:奶量、体重、黄疸数值⋯⋯这些指标真的能衡量妈妈「泌乳不足」吗?要改善哺乳妈妈的行动力,其实应该从医疗处置开始!

「乳」,可以当名词,指乳汁;也可以当动词,指餵小孩喝奶。餵哪种奶?由谁来餵?用什幺方式餵?有各种的排列组合。

2011 年,台湾产后第一个月总母乳哺育率为 87.5%,纯母乳哺育率为 61.8%。这样的数字传达出这十多年来,母乳哺育社会技术体制逐渐形成。无论是医学专家或是一般大众,对乳汁成分的认知,已从对配方奶象徵「科学」、「进步」的崇拜,转而重新认识母乳的好。

令人在意的是,「总」哺育率与「纯」哺育率有着 25.7% 的落差,有 1/4 的母亲,是母奶与配方奶混和餵食的。这些母亲并非不知道纯母乳哺育对宝宝的好处,大部分是泌乳不足。

在母乳哺育的相关研究中,常有因果导置的问题。孩子们进到医疗场域,一旦有生长或感染的问题,常被给予提早吃副食品或是添加配方奶的建议。这些孩子就此落入非纯母乳哺育的族群,母亲如果没有得到适切的协助,泌乳量很容易开始减少。

「乳汁不足」是很多母亲开始帮宝宝添加配方奶的原因,医学上分为原发性与续发性泌乳不足。「原发性泌乳不足」在医学上有其诊断与处置方式,但这佔少数。大部分的泌乳不足属于续发性,医学上的分类将其归为「自觉乳汁不足」。这样的分类方式,认为这些母亲没有得到足够母乳哺育的相关知识与支持,宝宝不一定喝不饱,母亲的身体也还持续泌乳,处置的方式就是加强对母亲的卫教,以及寻求更多的支持方式。「自觉」,加重了母亲对自己身体的责任,也让母亲对自己的泌乳能力更没信心。

生宝宝别被数字绑架:奶量、体重、黄疸数值的重要性在哪?

2013 年夏天,我在月子中心进行例行巡诊。产后第二周的 Y,虽然泌乳顺畅,但宝宝每天都还有二至三成的奶,需要靠配方奶补足。「陈医师,我产前所有与母乳有关的妈妈教室都认真上了,可以买到的书,也都读了,为什幺奶还是不够?」Y 的哺乳知识充分,家人对她的支持也足够,为何还是泌乳不足?

我将其称为「医源性泌乳不足」。从医院到月子中心,机构中的种种处置,使得母亲的身体虽然具有分泌足够乳汁的能力,却被重新导向为泌乳不足的身体,目前最常见开始补充配方奶原因,一个是宝宝体重不足,一个是宝宝有黄疸问题。Y 就是因为宝宝体重下降太多,在医院听从儿科医师建议,开始补充配方奶。

「生物监测」的观念,让妈妈与宝宝的身体消失

宝宝体重的测量成了评估生长的指标,也等于有没有喝到足够的奶。坐月子机构化后,延续医院的照顾模式,宝宝每天被测量着体重,也统计每天进出身体的奶(水)量。若是亲餵,无法得知宝宝喝进肚里的奶量,就得纪录餵奶时间的长短。一旦宝宝在生理性脱水的阶段体重掉太多,或是出生后体重该回升时没回升,就会归因于喝的奶不够,如果餵的是母奶,责任完全就落到母亲身上,母亲开始觉得自己泌乳不足,把自己身体「病理化」成为无法分泌足够乳汁的身体,让医疗可以介入。焦虑的妈妈开始在意宝宝一餐究竟喝了多少奶,于是把奶挤出来度量。

另一个数字的迷思,是关于黄疸数值。新生儿在出生后的第二至三天,开始有生理性黄疸。形成黄疸的「胆红素」,是宝宝体内红血球代谢过程的产物,经肝脏处理后,随着宝宝的粪便排出。胆红素在宝宝身体里游走,也会沉积在皮肤底下。游走的胆红素会与身体代谢产生的自由基结合,将其带出体外;而沉积在皮肤底下的,是宝宝天然的「防晒乳」,帮助尚未成熟的皮肤抵抗紫外线的伤害。

以配方奶为婴幼儿餵食典範的年代,宝宝不太容易有黄疸,大家不去探究为何喝配方奶较不容易有黄疸,是不是餵食配方奶的宝宝,缺少了什幺「正常」该有的身体代谢功能。反而用餵了配方奶重新导向的「不黄」身体为标準,「正常」的生理性黄疸开始被视为「不正常」。而依着这「不黄」身体立下的照光标準,宝宝黄疸数值较高,医疗上的常规是要照光让其恢复「正常」,另一个常被提出的建议,就是改餵配方奶。

生宝宝别被数字绑架:奶量、体重、黄疸数值的重要性在哪?

(当然医学上还是有病理性黄疸,需要积极治疗的情况。但通常宝宝能出院随着妈妈住进月子中心,几乎都是生理性黄疸,或是餵食不足的黄疸,黄疸数值尚在可接受的範围,否则医院「不会放人」。)

另一次月子中心例行性的巡诊,C 产后第五天,宝宝在医院时就因为黄疸数值过高照过光,月子中心每天都会帮宝宝测量黄疸指数,今天数值又升高了,C 很担心。

「今天有没有什幺问题?」C 正好在挤奶。
「陈医师,宝宝今天黄疸值又升高了,我觉得奶不够,冲不上来。」C 回答。
「为什幺不把宝宝带回房里餵,而在这里挤奶?」我问。
「宝宝要照光啊!」C 认为跟医院一样,宝宝照光得在婴儿室,所以她把奶挤出来,再送到婴儿室请护理人员瓶餵。
「我们用的是照光毯,宝宝可以推来身边啊!」我这幺说。

C 把让宝宝黄疸值下降当作首要目标,认为照光是目前最重要的解决方式。为了不中断照光的进行,就把奶挤出来送至婴儿室让护理人员用奶瓶餵食。然而宝宝与妈妈分开,会减少讨奶的次数,喝不到足够的奶,黄疸数值更不容易下降,妈妈泌乳也会因为宝宝没有在身边频繁的刺激与互动,而开始减少。但目前对宝宝来说,最重要的是要喝到足够的奶,而不是照光。

我们常说,妈妈能选择餵宝宝什幺奶,但许多医疗处置无形之中,限缩了妈妈的权利,在现今的医疗场域中,母亲泌乳的功能与宝宝身体的运作,都被重新导向,只有釐清这种处境带来的问题,才能提升哺乳母亲的行动能力,不再泌乳不足。